2019年8月17日星期六

社會運動下辦公室管理學

容志偉

2018年8月17日 信報 經管錦言 B8版

商業與政治從來分不開,或許部分香港人習慣了吃政治免費午餐,老闆們通常都會說:「我不會弄政治,也是中立的,請不要找我麻煩,也不要跟我談政治。」

在當下的香港形勢,很多老闆突然發現,除了在社交媒體沒完沒了的資訊分享外,政治更出現在自己辦公室的每一個角落,無論是同事間的交流甚至辯論,又或是有個別同事身上突然多了一些傷痕。即使過去2個月的工作上,團隊仍然能交出成績,但老闆們都會想到,幸福不會是必然的。

不久前,有位資訊科技中小企老闆向包括筆者在內的友好請教,怎樣解決一件於其辦公室內發生的人事管理事件。那位老闆的公司有位年輕軟件工程師,於元朗事件發生當晚,剛好和家人在元朗吃飯。他們在離開元朗時受到襲擊,幸好只受輕傷,但由於家人受驚,工程師便希望於事發後翌日請假,陪伴家人。請假時,老闆並不在公司,人事部主管基於規定,不是病假,事假又不是預早申請,也沒有家人入院證明,便不批准。工程師的反應是即時補一個月薪金辭職,更嚴重的是,該工程師同隊的另外兩位工程師知道事情後,也即時補一個月薪金辭職。

讀者可能會估計,這事情發生的原因有很多,例如不夠全面的人事管理政策,老闆跟人事部缺乏溝通,甚至是冰封三尺,非一日之寒的問題等。不容否認的直接原因是社會的政治事件,以及老闆各管理層並不理解年輕人的思維,遂作出不適當的管理行為。

在香港,無論是身經百戰的專業管理人,還是對商業策略案例的應用瞭如指掌的頂級商學院MBA畢業生,大部分都缺乏在社會運動和政治事件發生時的商業管理訓練和經驗。上述個案相信不是個別例子。老闆跟管理層在這些社會局面下應該怎樣處理?

商業理念不等同政治立場

首先,無論對社會事件有什麼看法,也不要強加於同事身上。即使在日常一言一行上,也不要像在暗地施壓,因為可能說者無心,聽者有意。即使員工在老闆發表看法時沒有反應,但會把感覺藏在心底。到員工遞交辭職信時,恐怕為時已晚。如果員工知道自己的看法跟老闆不同,其實也不輕易顯露出來。

有老闆便問,自己是老闆,為何自己的看法在自己的辦公室也不可以表達?這都是不少中小企老闆的心聲,也可以說是盲點。公司聘請及支薪給同事,同事的職責包括支持老闆的商業理念,卻並不包括支持老闆的政治立場。強行施壓,只會令同事情緒受到困擾,工作效率必然下降。

另外,如果在日常情況下,管理層發現同事的情緒受到困擾,正常都會嘗試了解及幫助。不幸地,在社會運動和政治事件發生時,不少管理層以至老闆卻一反常態,沒有幫助,反而責怪同事。

即使同事沒有親身參與社會運動和政治事件,從不同渠道傳來無間斷的資訊,也會導致同事情緒受到不同程度的困擾。無論對事件有任何看法,這也是人之常情。管理層以至老闆只須用日常情況下的管理方法,讓同事被情緒困擾的程度減至最低,以同理心蓋過政治立場,一切也會好辦。

上述兩點看似簡單,但能否執行,要看管理層和老闆的情緒智商。再想深一層,這些問題能否在源頭上便解決呢?即公司所聘請的管理層和同事都是跟老闆的政治立場一樣的呢?這是筆者跟其他老闆友好曾經熱烈討論的一個重點。其實答案顯而易見,即使在面試時應徵者能夠提供老闆想要的答案,但有辦法確認嗎?政治立場也可以隨時間大幅改變,當初回答的答案又可以作準嗎?

高位者放下身段與下屬溝通

另外,以這次社會運動為例,根據香港民意研究所較早前的民調,很大部分年輕和較高學歷的市民都對某個立場有強烈看法。從現實執行角度來看,要是老闆持有相反立場的話,是否可以完全不聘用年輕和高學歷的人呢?
很多老闆都說,自己對管理年輕人完全沒有問題,但這次事件是對老闆們一個嚴峻的考驗。離開工作崗位後,老闆和員工都是一個市民。如果老闆和管理層能夠放下身段,真心聆聽和認真思考年輕人的看法,很多事情其實也不難解決。大家願意一試嗎?

這是最好的時代,也是最壞的時代。香港人加油!